连续3年营收约10亿 大湾区最大营利性民营医院赴港IPO背后:“地产大佬”的“医疗梦”

2022-04-02 10:10:24 admin

祈福医疗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祈福医疗”)公布IPO招股书,计划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在招股书中,祈福医疗对其业务情况、运营数据、业绩表现等信息进行全面披露。祈福医疗主要根据医养模式提供全面医疗及康养服务,经营广东祈福医院及若干配套康养设施,包括一间月子中心,一间护老服务中心,一间口腔门诊部及五间零售药房。

此前的2016年11月,祈福集团旗下的祈福生活服务(03686.HK)已成功在港挂牌,这家分拆上市的公司包含了物业管理服务、零售服务、餐饮服务以及配套生活服务四大板块,是服务于祈福新邨的多元化生活服务供应商。有着“中国第一邨”之称的祈福新邨位于广州市番禺区,是一个占地7500亩的超大型社区,集聚了超107个国家和地区的居民,最多的时候居住人口接近20万。

根据祈福集团的规划,要在广州运营集医疗、教育、养老一条龙服务等为一体的“祈福模式”,为20万“邨民”提供一站式的生活服务,并助力大湾区打造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输出“祈福模式”。将零售和餐饮服务一起放进“保险箱”之时,祈福新邨依托的教育资源和祈福医院并不在上市资产包内,当时就有人推测,祈福集团旗下的医疗板块有单独上市的计划。

作为“中国第一邨”和祈福集团的缔造者,建筑专业出身的彭磷基有着深厚的医学情结,60多岁重返校园攻读医学博士,近年更是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祈福医院的运营上。作为祈福集团董事长,以及祈福医院的创始人兼荣誉院长,彭磷基在祈福医疗招股书中仅出现两次,身份是控股股东孟丽红的配偶,除与私人集团已订立或将订立的交易及配偶身份外,不持有祈福医疗任何权益。

彭磷基曾表示,建医院的目的是“为社会做点公益,不以营利为目的,打造一家百年医院。”不可否认的是,服务社会之外,成立已20余年的祈福医院看上去很赚钱。

2019年至2021年,祈福医疗营收约10.83亿元、8.65亿元及12.06亿元,相应的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度利润分别为7608.6万元、5260.6万元和1.31亿元。其中,医院分部贡献的收入分别为10.83亿元、8.65亿元、11.38亿元,分别占各年度的总收益的100.0%、100.0%及94.3%左右。

在往绩期间,祈福医院分别有超过340万次门诊就诊人次及9.2万次住院就诊人次;截至2021年底,医院有2100个注册床位及1352个营运床位。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20年收益计,祈福医院是中国第二大的JCI认证民营综合医院;按2021年注册床位计,祈福医院是大湾区及广东省最大营利性民营综合医院。

然而,服务于祈福新邨这样高档住宅区的祈福医疗,在赞誉之外也深陷多起重大医疗纠纷,因高负债、人才流失等问题受到质疑。承载着彭磷基医疗梦的祈福医疗,要靠什么走过百年?


商人+医者,梦想+生意


彭磷基祖籍番禺,出生于香港,根据他此前的受访信息,学医是彭磷基从小的梦想。18岁那年,考上香港大学医学系的彭磷基因家里负担不了学医费用被迫放弃,在陪同学去考美国印第安那工学院时意外获得土木工程系的奖学金,毕业后他前往加拿大攻读建筑学硕士,在加拿大工作几年后于1969年回到了香港。

在香港工作十年后,有了一定积蓄的彭磷基开始开发房地产项目,于1991年在广州兴建了有“中国第一邨”美誉的祈福新邨,并逐渐将祈福集团发展成一家以房地产综合开发为主导产业,集教育、医疗、酒店、旅游、餐饮等于一体的跨国企业,继而走向分拆上市。

《财经》新媒体注意到,根据祈福医院官网信息,除任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彭磷基目前还是祈福医院肿瘤科的专家,是肿瘤绿色综合疗法创始人。

此前,彭磷基曾公开透露,他家里的书房相当于一个中型图书馆,绝大部分是中医药文化和现代医学书籍,除了中西方经典的医学著作外,还有全国仅剩20套的道家医书、木盒保存的少林寺医学秘籍等。

2001年创办祈福医院后,彭磷基还在国内率先引进“国际医疗机构认证联合委员会医院评审标准”(下称“JCI认证”)作为医院管理标准,带领医院自2003年起通过JCI认证(一般每三年期间审阅一次)至2025年。

从定位看,祈福医疗自称是一家综合医疗及康养服务供货商。医疗业务分部方面,2019年至2021年,门诊病人医院服务收入占比逐渐走高,分别为28.1%、36.6%和39.1%,住院病人医院服务收入占比逐渐降低,分别为43.8%、40.2%和33.1%,药品销售的占比在2019年至2021年间从27.5%降至21.1%。


资产负债率高企


祈福医疗招股书披露,2019年至2021年,祈福医疗的毛利率分别为23.2% 、22.3%、31.3%。2020年至2021年间,9%的毛利率增幅主要由于毛利率超60%的体检服务在2021年大幅增长,使得门诊医院服务的毛利率从30.8%增加至38.7%;其次是因为同年康养集团的医疗服务和药品销售被纳入祈福医疗。

合并后,康养集团截至2020年12月29日的约1.62亿元贸易及其他应收款项被纳入祈福医疗贸易及其他应收、预付款项,其中祈福医院应付康养集团的约0.8亿元款项予以对销。

值得注意的是,祈福医疗的部分资金来源于控股股东。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看,根据上市规则,孟丽红及国际健康英属维尔京群岛被视作祈福医疗的控股股东,彭磷基和私人集团成员公司均为孟丽红的紧密联系人。

《财经》新媒体从招股书中了解到,祈福医疗主要通过经营所得现金及银行借款满足营运资金需要。2019年至2021年,一年内到期的银行借款分别为8.72亿元、8.53亿元及6.48亿元。同期,祈福医疗分别向控股股东及其各自的紧密联系人借入3.38亿元、3.24亿元及1.17亿元;祈福医疗的贷款及借款有11.62亿元、11.89亿元及0元由控股股东或其各自的紧密联系人担保。

就现金流表现看,2019年至2021年,经营活动所得现金净额分别为1.03亿元、2.35亿元和3.71亿元;投资活动产生或使用的现金净额分别为-2.97亿元、-0.88亿元和3.29亿元;融资活动产生或使用的现金净额分别为2.38亿元、-1.18亿元和-4.25亿元。其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变动主要因为非现金项目和非经营项目,比如物业、厂房及设备折旧,利息支出和利息收入等。

2019年至2021年,祈福医疗的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427.4%、324.6%和183%,流动比率仅为0.9、1.1和0.8,速动比率为0.9、1.1、0.7。

祈福医疗在招股书中表示,其资产负债率从2019年的427.4%降至2020年的324.6%,主要由于2020年底结算绝大部分的应付关联方款项,以及现金、现金等价物和受限制现金增加。资产负债率降至2021年的183%,主要由于银行借款总额大幅减少3.38亿元,权益增加约1.22亿元。

截至最后可行日期,祈福医疗有已承诺银行融资总额5.06亿元,全部款项尚未使用。祈福医疗称,日后业务增长取决于扩张业务的能力,想上市募资用于投资二期大楼,以扩大医院营运;在广东省增建配套医疗保健服务设施;有选择并购合适的医院,扩大医院网络。

目前,所有应付及来自控股股东及相关紧密联系人的贷款、垫款及结余已经全部结清,所有上述来自关联方的担保于2021年底已获解除及祈福医疗的抵押或担保取代。截至2022年1月底,祈福医疗有6亿元未偿还银行借款以该集团的物业作抵押,3.37亿元未偿还银行借款由附属公司担保。


医疗水平如何?


祈福医疗招股书中反复提及: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祈福医院为中国第一间医院及亚洲第二间医院获得JCI认证,已持续七次,直至2025年。JCI认证及三级甲等中西医医院评级足证祈福医院的高质医疗及康养业务。

《财经》新媒体了解到,JCI是负责美国以外医疗机构的评审,其标准并非政府规定,关注的是病人安全、满意的医疗服务质量及服务的社会效益指标。截至2022年2月22日,全球通过JCI认证的医疗机构共有610家,中国内地仅有41家医院通过,其中37家为民营医院,占中国所有民营医院的0.16%。凭借在获得及维持JCI认证方面的经验,祈福医疗还在2018年8月成立了顾问公司,以协助其他医院遵循JCI标准,获得JCI认证。

值得注意的是,在诸多民营医院拿JCI认证宣传之时,市场上也充斥着诸如“拿钱换证图噱头”的质疑声。一位健康信息管理从业者公开发表观点称,对于医院认证本身而言,很多认证是通过问卷调查和抽查取得结果,形式大于内涵。也有业内人士称,“JCI认证连社区医院都能过,看的不是医疗水平,主要是服务和管理。”

针对盲目追求“洋评审”的情况,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潘家鸿认为:“本地所有的公共医院都获得JCI认证,这导致医院之间出现昂贵和激烈的竞争。私人医院或许需要JCI认证进行行销,但公共医院理应都符合卫生部标准,为什么还需要额外的认证?”2019年,国家卫健委相关负责人也曾在2019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网络大会上表示,不允许公立医院参加由境外第三方组织的任何评价工作。

除却JCI认证,祈福医疗确实也有擅长领域。据招股书披露,根据中国胸痛中心质控报告2019,祈福医院的胸痛中心获得最高评分,在中国标准医院胸痛中心之中排行第一。

截至2021年底,祈福医院有1236名医疗专业人员,包括421名医师,当中32名为主任医师、98名为副主任医师及291名为其他医师,另有815名其他医疗专业人士。

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祈福医疗接连有高级医护人员出走。从2019年到2021年,主任医师的数量从42降至32,副主任医师的数量从113降至98,这些主任医师平均拥有超过20年工作经验,三年间医师整体流失率在13%以上。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20年,广东省有965间民营医院,市场非常分散同时参与者之间竞争激烈。祈福医疗坦言,其成功亦部分取决于招聘及保留其他医务人员的能力,除招募医疗专业人士的竞争激烈外,近年来招募及留住医护人员的成本愈来愈高,报告期内的雇员福利开支(包括董事酬金)分别为3.43亿元、2.71亿元及3.97亿元。

根据公开数据,2020年中国民营医院的平均每次门诊就诊支出和住院支出分别为346.5元、7476.3元,同年祈福医院的相关支出分别为517元和19208元。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间及截至最后可行日期,祈福医疗有7宗重大医疗纠纷,其中 4宗通过诉讼解决方式已了结,涉及脑出血致病人死亡和心肌梗塞致病人死亡等,祈福医疗分别赔偿12万元、67.4万元、21万元、48.7万元;还有3宗重大医疗纠纷有待了结,纠纷背景分别是延误诊断交通意外引致的腿伤,呼吸衰竭导致患者死亡,急性心功能障碍症导致患者死亡。

《财经》新媒体注意到,针对可能存在的医疗纠纷,祈福医疗选择投购医疗责任保险,该保险涵盖针对祈福医院及口腔门诊部的医疗索赔,2022年一年最高保障金额500万元。

对比备受赞誉的地产开发经验,医疗和社会责任对彭磷基的吸引力似乎更大。但荣誉与质疑共存的祈福医疗能否走向上市,打造良好的盈利生态,《财经》新媒体将继续关注。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